主页 > 发现现实 >中国时报社论先改革自己吧! >

中国时报社论先改革自己吧!

时间: 2020-04-27 浏览量:464

中国时报19日社论--先改革自己吧!全文如下:

 绿营大动作推动世代交替,两个太阳迅速定于一尊,还处在反服贸震荡中的国民党,好像才刚开始回神过来,跟着嚷嚷着要推动改革,兼任党主席的马英九宣示,将就党的组织、文宣及新媒体时代的因应等方面进行党务改革。

 马主席责成祕书长曾永权两周内提交改革方案。祕书长曾永权随即召集党部组织、文宣相关人员开会,就改革方向进行分工。看到这个讯息,我们真的不禁叹息:国民党式的改革,永远就是这一套!难怪媒体几乎全面作出负面评价,一向支持国民党与马英九的政论节目名嘴,也一片批评声。

 谁都看得出来,反服贸抗争受伤最重的是国民党!国民党一路溃败,原因一点都不複杂,从高层王马矛盾未解,到党政协调失灵,朝野协商僵死,对舆情走向错估等,可以说步步错、步步退,一项攸关台湾未来竞争力的重要法案,一个席次占尽优势的政党,竟然会被玩到这个局面,还能说什幺?民进党惊觉在反服贸抗争中被边缘化,立即启动世代交替,而且剑及履及,而国民党的所谓改革,却好像是在应付外界压力不得不为而已。

 尝试想想,国民党会走到今天这个局面,到底是什幺因素造成的,还需要曾永权开两个礼拜的会才能得到结论吗?唯一的作用不就是找一些无关痛痒的人大鸣大放一番,让党内的不满情绪得到疏解之后,再提交一份所谓的「改革方案」,问题是,开一堆会,吐一堆口水,整理出一堆书面报告,得出若干结论,再由马英九出面宣示一番,就算改革完成了吗?这种玩法以前不知玩过多少次了,有发挥过任何效用吗?答案也就不用再追问了吧!

 最核心的关键是,叫曾永权去提交改革方案,最多也只能在边边角角的枝节上去计较,党高层的若干基本问题、马王之争的问题,马总统对江院长的授权问题,就曾永权的位置是不可碰触的。你叫曾永权的改革方案中,可以提出马主席的决策模式必须大幅修正的结论吗?可以提出党内高层协调沟通机制必须全面检讨的结论吗?如果这些都不能正面检讨,光只想在什幺党组织、文宣及新媒体上面做文章,又能改变什幺呢?

 再直白一些,日前马英九与国民党立委会面沟通,许多党籍立委提出「党内团结、党外和解」呼吁,却不见有任何曙光。党内团结部分,即便走到此刻,都不见马王心结矛盾,有任何解套迹象。朝野关係方面,同样是到此刻为止,协商互动的模式仍未见任何改变,彷彿太阳花学运根本没有发生,如果连党籍立委都知道必须解决的问题都无解,请问改革个半天又如何呢?

 更何况,就算是改革集中在所谓党组织、文宣及新媒体上面,对照现今的局面,究竟该怎幺对这些项目进行改革,花两个礼拜,又能得到什幺建设性的结论吗?这几年台湾社会结构的变化,世代意识的形成,国民党究竟嗅出了多少徵候呢?如果在野的民进党都在焦虑被边缘化,国民党难道不该更有危机感吗?如果找来开会的人都同样一批,那又能得出怎样有建设性的答案呢?

 举新媒体的例子部分最传神,在这次太阳花学运中,年轻学子用以动员反服贸的最大利器就是「懒人包」,许多学子反服贸的论述就是来自懒人包,于是行政部门也为挺服贸製作一堆懒人包,姑且不论这些所谓的官方的懒人包是否有引发网路乡民按讚的兴趣,最荒谬的是他们开记者会宣称这些懒人包都公布在经济部的官网上,请大家自己去点阅,而不知道所谓的懒人包,都是在社群媒体上流动的,如果连这最基本的观念都扭转不过来,其它的改革又能达成什幺功效呢!

 谁都清楚,国民党内部瀰漫着失败主义的氛围,一个大台中的提名弄成人人摇头的结果,根本已经没有多少人敢对年底七合一的国民党选情感到乐观,再接下来的总统大选就更不必提了,已经有不少人在为再次政党轮替做布局了,身在危机风暴中的马主席,还想着怎幺改革别人吗?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推荐
生科展示科技|制造时代|机器中国|网站地图 斗牛真人真钱_合乐娱乐总代 澳门首家_澳门易发网站 澳门网上登录_龙虎平台返水 平台注册_亚洲电子游戏平台 银猪娱乐代理_全博体育 在线赌博中心_金沙视讯登陆 138顶级国际_108网投平台 鑫鼎平台_大聚合娱乐 必赢集团网站_线上德州 乐高娱乐电玩_ag大狗